纷扰世界里的西皮狗

人生苦短 顺心而活便好

我曾经告诉自己不要再真情实感的磕一对cp,但他们真的,太好了啊。

《十日谈》随想

Boccaccio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。

他只用一句话就让我臣服于他,并且意识到我们在某种层面上是同一类人。论文选题时也毫不犹豫地选了他,因为写一个可以和自己产生共鸣的人的作品,要有趣和有意义的多。

他说,我笔下的爱,都来源于这个世界,不多不少。

有人抨击他为何将性爱写的如此露骨,文学作品怎能如此肮脏。

他回道,难道性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么?如果存在,为什么不能在文学作品里被承认?为什么会觉得这种爱是肮脏的?

那个时代的人,最会的就是自欺欺人。我想他知道的最清楚。

所以他写出了所有的爱,典雅的爱,高贵的爱,纯性行为的爱,不忠诚的爱,充满算计的爱,违背道德伦理的爱…… 他把每一种爱描写的绘声绘色,却不包含过多的个人感情色彩,让人看出他的偏爱。事实上,他尊重每一种爱。

就像Guiscardo说的那唯一的一句话,

“Neither you nor I can resist the power of love."

没有人可以阻挡爱情的力量,无论我们以什么身份,爱着什么样的人。

爱情,是不可抗力。

他就像冬天的阳光

温暖的恰到好处

生活(一)

想写点东西。打开IE浏览器,打出来的总是些字母,仿佛整个键盘都错乱了般。开始以为是网页的缘故,后来换了个浏览器就好了,才知道是浏览器某处出了问题。

很多事情都不像原来想象的那般,就如同生活永远不会被摸清规律。

自己一个人生活的久了也觉得很不错。自由自在的感觉胜过千万倍有人陪但会被束缚的压抑感。没有阳光的时候会感到孤独,午夜梦醒的时候也会觉得黑夜安静到令人窒息。朋友说,你需要一个人,或一只猫。

而我想,我只是需要一个相似的灵魂。不用刻意在一起,不用刻意去关心,但需要的时候总是在就好了。

这一点,我觉得床上的粉色柴郡猫也可以替代。当我赋予它灵魂的时候。

夏天总是闷热不堪的,离了空调就像离了水的鱼一样,大口呼吸也找不到安全感。但就是这样,夏天还是我最喜欢的季节,因为生命在此刻显得无比绚烂。



六一。快乐。

想写点东西,可惜笔记本的打字出了些问题。只好改用手机。
想在这个节日祝所有依然持有童心的人节日快乐。活得久了,很多东西都无法轻易的留住。
一切的坚持,都是有意义的。

空想

人活的越久,就越对生活力不从心。以前很容易就出口的话,现在要兜兜转转在脑子里想上半天,然后咽下去。

顾虑太多,是件不好不坏的事。

从几年前就变得不太爱说话,和不同的人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件事。这几年过得怎样。未来有什么打算。我觉得我已经到了不想随便迎合别人的年龄,身边的人也筛了一个又一个,朋友圈也越来越小。我总是想起长辈说的大了出门在外要靠朋友,然后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。但跟不喜欢的人相处比起来,错就错了吧。反正这辈子也没少犯错。

人啊,还是靠自己好。至少不会遭到背叛。

前一段时间跟相处了很多年的朋友一刀两断,我以为自己会很难过,但事实上没有。对于我来讲,最可怕的不是误会,而是把事情都解释明白后根本想法上的不同。我的底线在别人眼里也许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这令我恐惧。世界上哪有什么单纯的误会,归根结底都是我们不了解,才会走了岔路。人都说,朋友间误会解开就好了,可有些误会反而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吧。

所以在我的世界观里,孤单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活得不痛快。毕竟想要不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,太难了。

敬所有找到灵魂契合者的人们。我想你们一定值得。


无聊小记

觉得应该写点什么,却想不太出来。明明脑子里有很多的人和事浮现,到最后都成了 “算了你们还是好好待在那里吧”。有些人,可能喜欢自我封闭,比如我。

以前的日记还都留着,自己翻出来看还会自嘲般的笑。真是个傻孩子。自己总这样想。看自己的日记就像看一本看过许多遍的书,在不同的阶段总有不一样的感悟。刚写完重读总会被自己感动,过了一段时间再读就觉得笔下的文字有点白痴。后来自己想,文字哪有什么变化,只是我的感情变了。

我现在越来越相信,时间是会抹平一切的,无论什么。有些东西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,但我想,总会淡吧。

有些东西我选择不了遗忘,因为它们已经被刻在记忆里了。

不过我想,总可以选择记住什么。笔在自己手里啊。